• www.ynwj.net    设为首页   |   加入收藏   |   员工注册   |   员工登陆  
    首页
    新闻中心
    公司新闻
    转型之路
    行业新闻
    管理中心
    工程动态
    安全管理
    施工管理
    教育培训
    科技创新
       通知公告
  • · 关于对2017年科技进步…
  • 1-24
  • · 关于公司机关办公楼修缮的公告
  • 1-19
  • · 云南建投第五建设有限公司…
  • 11-29
  • · 公司纪检微信公众号上线
  • 8-3
  • · 关于云南建投集团首届“最…
  • 6-1
  • · 云南建投集团关于首届“最…
  • 5-17
    搜索
    关键字
    搜索类型
     
    首页 -> 爱生活 -> 儿时的年
      儿时的年
     发布时间:2018-1-29    次数:387 【字号:

     

        “年”字最早的写法是一个人背负成熟的禾的形象,表示庄稼成熟,即“年成”。而谷禾一般都是一岁一熟,所以“年”与岁在日期数量倒还凑到一起了。
    儿时的年,是最有记忆的了。
        过年前两天,家里就忙开了锅。有打扫房间的,有写大字的,有做米糕的,家里就像集市一样,人来人往,笑声连连。家里大院里摆放着一张实木长桌,父亲手握羊毫湖笔,笔锋苍劲,挥洒自如。案中一张大红宣纸,斗大福字当立其中,墨印未干,略显湿意,犹如清晨雨雾一般,朦纱笼沁。宣纸左侧微墨端砚相依相伴,右侧放着壁有青花口肚硕壮笔洗,当然笔搁也必不可少了,故为洗笔方便搁置,顺手也就搁放于笔洗侧边了。父亲写完了两个福字,对联就成了下一个任务了。
        写对联成了父亲过年时最劳累的事情了,从早上九点,太阳照于院中,父亲就要搬出长木桌,摆放文房四宝,等一切弄好时,求写对联的邻居,已经熙攘到院前了。父亲右手提笔,左手按扶着宣纸,笔尖落在宣纸上时,一勾一顺,一撇一捺,都随着手腕的力量,走笔疾书,干净利落。不过父亲写对联也只是爱好而已,对于邻居嘴里说的报酬,也是硬塞回去的。而相对于母亲,传统的米糕成了她过年的拿手好戏了。
        母亲是全职的家庭主妇了,家里衣食住行都离不开她的双手。母亲每天早晨六点准时起床,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调节生物钟的,没有闹钟,却能准时起床,像她的两个儿子“哥哥和我”,那个时辰还在梦乡里呢。等到母亲做好早餐时,我们却都醒了,仿佛睡眠是随着早餐的香味而被甩去的。等到香味飘到房间里时,母亲催促起床的声音也到了,“你两起来吃早点了,煮着油茶哦”。我和哥哥仿佛都饿了,一骨碌两兄弟都翻了起来。母亲站在一旁,脸上挂着慈祥的笑容,看我速度慢了,还安慰着说“俊儿,慢点穿,你体弱穿厚点”。
        我睡眼朦胧,含糊着点了点头,等我眼睛完全睁开时,哥哥已经帮我找好了厚棉衣,递放到了我的床前,转身临走还不忘嘱咐一句“起来穿这个哦,外面很冷的”。听到这句话师,我已经爬了起来,等我穿好了衣裤,顺手拿起了厚棉衣,裹严实后,穿上鞋袜,也就去吃早餐了。
        吃过早餐,母亲就开始用竹籈蒸米了,那是全由原竹编织且酷似笼屉的蒸米器具。我帮母亲守着火灶,母亲嘱咐说不能熄了火,我也就只好守在旁边了。哥哥比我年长三岁,他负责了家里所有的卫生,从吃过早点后他就很忙了。
        儿时家境贫寒,房屋很是简陋,楼层都只是缦了竹竿来放置一些杂物,所以蜘蛛也就客居我家楼上了,似乎这里有吃不尽的食物——蚊子。哥哥拿着扫帚,爬上了楼,蜘蛛网和烟灰都由哥哥收理了。接近一个时辰,哥哥走了下来,脸、头发、衣服全是黑色的烟灰,仿佛刚从烟囱中爬出来似的。我坐在火灶前,看着哥哥狼狈的模样,我捧着肚子笑侃到“看你的模样,像极了灰老鼠呢”。哥哥并没有在意的调侃,还很不好气的熊了我一眼,不过等他走到镜子前时,他也和我一样捧腹大笑了。
        母亲蒸好了米,就去打年糕了,出门前还回头对我说“去帮你父亲罢”。我应了一声,就蹦跳着去找父亲了。此时的父亲已经洗好了十副对联,十个大字了,等我过去时,他摸了摸我的头,说道“知道为什么会有对联吗?”我摇了摇头,父亲微笑着轻拍了一下我的小脑袋,温柔地说“去给我泡杯茶,回来我就给你讲对联的故事”。我高兴极了,蹦跳起来飞快的跑了出去,一个劲头就冲到了厨房,等我泡好了茶,求写对联的邻居也走的只有十多人了。我将茶放到了案桌右侧,只见父亲右手龙飞凤舞,不一会“跃马扬鞭芳草地,闻鸡起舞杏花天”就烙在了大红宣纸上了。
        我等了许久,父亲还是没和我讲对联的来历,直到最后一位邻居带着对联高高兴兴离开时,父亲才低下头看着我说“等急了吧,等我收拾一下,就给你讲对联的故事”。我脸上露出一丝懈怠和疲倦,是因为陪同写对联很久的缘故吧,也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,抬头时,太阳已经近中了。
        “早在秦汉年间,我国民间过年就有悬挂桃符的习俗,而桃符呢就是将传说中的降鬼大神神茶和郁垒,分别书写在两块桃木板上,悬挂于左右门,以驱鬼压邪。这风俗一直到了五代,人们才开始把联语题于桃木板上,五代后蜀主孟昶每岁除,命学士为词,题桃符,置寝门左右末年,自命笔题云:“新年纳余庆 嘉节号长春。”这也就是我国的第一幅春联,而民间求平安和福气也一直保持着贴对联的习俗,这就是对联”。父亲拉我坐了下来,给我讲了这一个关于对联的故事,也是从那时起我才真正意识到,对联或者不单只是一种习俗,更是一种喜气和民间人们心中的信仰,期望来年的安康和平顺。
        转眼,十多年过去了,回家仿佛成了一种奢望,每一年也仅是过年前后一两天陪陪父母,再也没有陪过父亲写对联,也没有帮过母亲烧灶火,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成了回家的思念。


    作者:第九直管项目部 子俊斌
    (编辑:白若晗)

      上一篇:青春——等你下课   下一篇:年味
    • 相关网站
    • 人才招聘
    • 云南建投

    • 公司微信
    云南建投第五建设有限公司 © 2018   电子邮箱:yunnanwujian@126.com    滇ICP备12001755号-1 感谢您的光临!您是第10015883位访问者!     云南在线提供技术支持

    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